這女人在36年前倒在雪地中,被送進醫院時「甚至被醫生認為已死亡」,但在那之後卻發生了一個奇跡...

明尼蘇達州有著名的寒冷冬天,無論是誰都不會想要沒有穿戴任何一個帽子,在晚上來個漫長的散步.因為這可能會凍死在外.但這正是19歲的瓊·希利亞德在1980年12月20日做的.以至於差點凍死...

當然,這不是她計劃的.她在拜訪一個朋友後開車回家,當她的車在冰面上滑動并落在雪堆里時,她發現不遠有一間農舍,所以她認為她不需要她的帽子,并把它留在車里.



晚上的溫度大約在-22°F, 但當天明尼蘇達州的溫度剛好進入了-60°, 這也是沒有引起恐慌的原因.雖然她并沒有走遠.然而,不幸的是,附近農場的居民不在家.因此她決定繼續沿著路到下一個農場.



但第二個農場也是空的.也許她高估了她的能力,她跋涉了.她在寒冷和下雪的條件下又走了兩英里.寒冷開始向她襲來,使每一步都很痛苦,但她不得不繼續前行.最終,在凌晨一點鐘時,她到達了沃利·尼爾森的車道.然後她就失去知覺了.



可怕的六個小時里,瓊.希利亞德躺在雪中,豪無意識,也看不見周圍,而冰冷的溫度緩慢的凍結了她.



在第二天早上,當沃利·尼爾森要去上班時,他在車道上發現了她凍結的身影."真令人震驚,"他說. "她躺在那里, 離我的家門只有15英尺.她的臉是死白的,她的身體像紙漿一樣僵硬."她肯定死了.但隨後他聽到一個微弱的呻吟.



他毫無猶豫把瓊的僵硬的身體放進他的車後座,直奔醫院.

當天,喬治和埃德加·塞瑟兩人是福斯頓市立醫院的主治醫生.他們都認為瓊死了.她的生命體徵沒有任何反應;沒有脈搏或血壓,她的瞳孔完全擴大.屍體是冷的,完全僵硬,就像一塊肉從深處凍結,”喬治·塞瑟醫生這樣報告.但是,和沃利·尼爾森一樣,他聽到"一個極其微弱的嗚咽",他知道他們有希望能夠救她.



他們用氧氣并把瓊置於電加熱墊下.直到那天下午才開始喂養靜脈,因為醫生無法穿透她僵硬的皮膚.

一整天在加熱墊下后,瓊的體溫漸漸恢復正常. "起初,醫生告訴我沒有太多的希望,"瓊的母親回憶說. "然後他們說她會活下來,但她可能會失去她的雙腿."



令人驚訝的是瓊并沒有失去她的雙腿.她也沒有失去任何肢體.事實上,她漸漸完全恢復. "我不認為任何有這些生命體徵的人能持續這麼長時間,更不用說這種方式了.這令人難以置信,"埃德加·塞瑟醫生說. "這是我這生中第一次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這樣活回來."



瓊的恢復持續了49天.當她到達醫院時,她的體溫根本無法測量,因為它低於溫度計的最小讀數80°. 然而,像她一樣的存活卻是不曾聽聞過的.在最低體溫下存活而沒有任何腦損傷是很少見的. 波士頓緊急醫療中心的Richard Iseke醫生說:"我們有一個說法,說只要人們的善良還在,就沒有人會死亡.



瓊,現在的她擁有一家婚紗店.幸運的是,沃利.尼爾是一個早起的人!毫無疑問, 如果他沒有把她送到醫院,這個故事將是一個很大的悲劇.

人間處處有溫情.

喜歡這篇嗎?快分享!
分享
更多
歡迎發表意見